精选栏目

“造神”土壤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要成长为“数学大神”,必须要有数学天赋,也需要合适的成长环境,只有在合适的土壤中成长,才能一步步长成参天大树。

▲北大数学科学学院楼道内的讨论区(摄影/张星海)

“北大四大疯人院”之首

这些年,众多的青年数学家从北大数院起步,一步步走上了数学研究的前沿,尽管一些人是后来在国外的大学或研究机构声名鹊起,却也离不开在北大数院打下的坚实基础。

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北大数院已经拥有了雄厚的数学师资力量,目前有7位院士在岗,令国内其他高校的院系难以望其项背,因此北大数院便成了我国数学人才培养的大本营,也是这些年来众多数学苗子的第一选择。

这些年,在北大学生群体中一直流传着“北大四大疯人院”的传说,尽管版本众多,不过“疯人院常委”要属数院、物院(物理学院)、化院(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和生科(生命科学学院)。之所以被誉为“疯人院”,是指课业重、考试难度大、牛人成堆。但不论版本如何重组,北大数院一直被誉为“北大四大疯人院”之首。

走在数院安静的楼道,遇到一位牛人或者“大神”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要是偶然间你遇到一位举止怪异的学生,也不要惊异,说不定当时他正在思考一个数学难题。比如韦东奕常常衣着朴素、沉默寡言,习惯性的动作是两只手缓慢地在空中比划,就像是在构建某个模型。

▲北大数学国际研 究中心位于未名湖 北岸,由几个小的 四合院组成 (摄影/张星海)

自由的王国

大量青年数学家的涌现与这里长时间形成的教育方式也有很大的关系。尽管北大数院学业繁重,但学生有足够的空间和自由,在本科教育的后两年分专业时,学院完全尊重学生的选择,这里所有的本科生、研究生课程也都是开放的,只要感兴趣,就可以跑来学,在研究生课堂上出现本科生也十分常见。在这种模式下,北大数院的学生在自己喜欢或者擅长的领域,就可以无止境地去探索。

中国科学院院士、数学家姜伯驹告诉记者,当年恽之玮跟他学习时,他一般都是给恽之玮一些学习的建议,建议他学些什么东西,但并不对其做出必须要做什么的限定。对于其他跟随姜伯驹的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姜伯驹也同样对待。

“学科和研究的方法都在发展,最为重要的是培养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姜伯驹谈到,现在很多导师都喜欢让学生沿着自己的思路走,这样的观念需要一个大的转变。

到了本科高年级及研究生阶段,北大数院就开始对学生实施分流培养,并帮助学生在某些方面的学习钻研中充分发挥自己的能量。为了拓展学生的思维和视野,讨论和交流成了北大数院的重要教学方式。

“每个年级都建立有关于数学的学术沙龙和团体,学生们可以自己讨论,也可以邀请老师参与,大家甚至可以一起合作研究。” 刘雨龙说。

北大数学科学学院位于北大东门的理一楼内。楼道内的讨论区有黑板和茶几,教授们平时可以在这里喝茶讨论问题。

姜伯驹表示,现在的数学研究已经发展到交叉与融合的阶段,过去大都讲究术业有专攻,但是也容易让人陷入狭隘,如果恽之玮和张伟不是在开放和宽泛的环境中学习,不是以宽泛的视野进行研究与合作,他们也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就。

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章志飞现任学院主管研究生教育的副院长,他在接受北京科技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近些年,北大数院的研究生整体教育水平上升很快,有好几个毕业的博士生,他们的毕业论文都已经能够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鼓励学生赴美深造

当然,现在北大数院的整体水平离世界最前沿还有一定的差距,这里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

在现实层面,比如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等一流大学可以挑选来自全世界各地最优秀的数学学生,但是在北大暂时找不到这样全球化挑选学生的平台。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多年来中国最顶尖的数学人才绝大多数都聚集在美国,他们中的一些人也经常聚集到一起进行交流,这种便利的交流更有利于他们将自己的研究推向深入,或者在一起进行合作研究。

数学研究的关键是要有相互交流的人,同行者往往比设备更重要。

章志飞告诉记者, 这也是多年来北大数院鼓励优秀的学生到美国深造的重要原因。

中国距离数学强国还有多远?

北大数院的发展目标非常明确,也就是挑起让中国成为数学强国的大梁。

北大数院副院长柳彬教授对记者表示,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的数学研究就很突出,经过不断的积淀和发展,加上二战前后人才的集聚,让美国一步步成了世界数学的超级强国。

著名数学家陈省身说,中国已经是一个数学大国,但还不是数学强国。在21世纪,我们更需要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数学强国。

近些年来不断有中国数学家在国际上崭露头角,不过截至目前,国家数学奖项中的王冠——菲尔兹奖中依旧没有看到中国本土数学家的名字。虽然数学家丘成桐和陶哲轩曾经获得了该奖项,但他们均是华裔身份。

在北大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教授许晨阳看来,中国被称之为数学大国主要是从事数学研究的人数众多,而数学强国则是在数学大国基础上出现一批拓宽人类认知边界的数学大师,只有数学大师批量涌现,才能将中国变成数学强国。

“当前重要的是提升具有原创性的前沿数学家的数量,只有这个数量到达一定临界值之后,比如和传统的欧美数学强国相比,可以达到一定的可比性,才能形成良性循环。这样,多数优秀本科生可以不需要远赴重洋,在中国即可攻读博士,从而能够对前沿数学研究做出直接的贡献。”张伟表示。

数学大师的集中涌现不仅需要合适的成长土壤,也需要历史的积淀。

“要成为数学暴发户,也许有猛药可用、捷径可走。 要成为数学强国,则需要相当长时间的文化积累,这需要在大部分国民中形成共识,那就是纯粹科学的研究是有价值的。”恽之玮表示。不过他也强调,纯粹科学的研究就像微弱的火苗,必须要有自由的、包容的空气才能让它不至于熄灭, 然后才能期望它越烧越旺。

近些年北大数院的教师队伍也在迭代中实现蝶变,现在有一半的教师都是70后,80后也在崛起,这些教师绝大多数都有国外留学的背景,具有广阔的国际化视野。

柳彬表示,要培养一流的学生,就必须要有一流的老师,低水平的老师不可能培养出世界一流的学生。只是对北大而言也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积累,只有一代代人不断积累,后来者站在前人的肩上继续前行,到一定的程度后才能迎来爆发。

未来,随着中国科技实力及综合国力的进一步增强,北大数学学科及中国的整体数学研究也将获得更好的发展机遇。■

分享到: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